徊眸一喵

Come Let Me Love You

大纲流水文。
没文笔,能坚持写下来都是因为爱啊!
也离不开小伙伴的鼓励,感谢@缕污 太太指导!爱你!

(一)

Tequila和Ginger把Harry带回总部没多久,V-day的大暴乱就开始了。

Statesman总部有信号屏蔽,没有被波及,但是返回教堂附近调查的Tequila就没那么好运气了。一瞬间,教堂门前的警察和受害者亲友杀成一团,Tequila开枪打爆了2个警察的脑袋。几秒钟后,因为信号断开,人群有了短暂的清醒,Tequila趁这点时间把自己锁进了路边的警车里。

 地狱般的一天终于过去,Valentine的阴谋败露,他们救回来的神秘特工明显是大屠杀前的试验品。也许正是因为那个男人,他背后的组织才能提前得知Valentine的计划,并阻止了悲剧的彻底发生。虽然,他现在还在昏迷中,并且就算醒来,也应该什么都不记得了。

 各国的警察都没有为V-day的暴力事件立案,所有人都是受害者。疯狂2分钟里的所有的记录都被封存,但Tequila还是利用职务便利调出了那两个警察的档案。
 

 “Tequila,你知道这不是你的错。”Ginger抱着板子,一脸不赞同的看着半夜出现在总部的牛仔。

 “我明白,但我得知道他们是谁。”

一位是56岁的警长,他的功绩也许比不上拯救过世界的statesman,但在小镇上也备受尊敬,3个孩子的祖父,马上就要到退休的年纪。另一位是28岁的警员,刚开始这份工作没多久,父母最小的儿子,有未婚妻。

Tequila默默的来到医疗翼,透过玻璃看着躺在病床上的男人。教堂里有近百人,也许一半都死在这个男人手中,他当时也是身体完全不受控制,但又意识清醒的看着一切发生,并在之后记得每一个细节么?中枪的那一刻,他觉得解脱么?也许,醒来以后什么都不记得,对他来说是一件好事。
 

那个男人醒了,遗忘掉了三十多年的记忆,Tequila想,也许刚好是他的整个特工生涯。他记得自己叫Harry Hart,记得父母住址学校甚至授课老师的名字,但是什么都查不到。一位特工的背景资料被全部销毁,这并不意外。

Harry是隶属某组织的特工,Statesman众人对此没有什么异议,但关于恢复他记忆的训练,大家产生了分歧。一部分人,例如Whisky,认为应该采取积极治疗,毕竟只有Harry恢复记忆,他们才可能联系到那个实力强大又神秘的特工组织。对方的目的看起来和Statesman毫无冲突,如果可以合作,会是一大助力。另一部分人,例如Tequila,建议消极被动治疗。这个失去记忆的Harry,刚刚大学毕业,认为自己以后一定会成为鳞翅目学家,这和特工的生涯相差甚远。不管发生了什么导致他突然改变意愿,Statesman都一无所知,换句话说,他们很难找到刺激Harry恢复记忆的契机。一味的强迫治疗只会给他并不年轻的身体施加更多压力,这个男人已经经历了很多,不应该再被这样对待。

Champion最后拍板,Harry留在肯塔基总部,Ginger负责照看,不采用伤害手段刺激记忆恢复。
 

 世界还在继续,死去的人已经死去,活着的人安慰自己他们已经得到安息。
 

Tequila很快就和Harry混熟了,作为最常带他出去遛弯,和给他带回鳞翅目书籍和图册的人。其实这本来是Ginger的工作,但是内勤太忙了,而维护总部安全的外勤反而很闲。虽然Harry和大家相处的都不错,但最了解他的还是Tequila。有一点小傲娇,会吐槽,默默体贴,非常的心软和善良,会哭(比如从脚踏车上摔下来)。理智上,Tequila知道这个男人是强大的,几乎已经到达一个特工的极致,但平时的相处中又不由自主的想要照顾他,甚至很多时候,他会觉得这个并不年轻的男人很可爱。

 当Tequila不知道第几次因为噩梦失眠,来到和Harry相邻的观察室时,他自己也意识到Harry不知不觉中已经在他的生活中变得相当重要了。也许是因为那段相似的经历,每当这种时候,他都会不由自主的跑过来,哪怕Harry正在睡觉,也能让他有一种“我不是一个人”的安慰。要是Harry还没睡,他会被邀请进屋,然后他们会聊一些天南地北的东西,其实潜意识里他也知道自己暗暗期待这个。他甚至不记得上次这样和人聊天是什么时候了,也许是青春期之前。后来他发现,Harry也会做噩梦,那些阴影始终没有离开过他。他会安抚他,直到他平静下来。

也许没有人能拯救我们,但至少我可以安慰你。
 

第二次在Harry房间一觉睡到天亮后,Ginger找他聊天。其实,他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定义。Harry很重要,他对Harry也很重要,他喜欢他,他确定那不是纯洁的友情,友情不会让他在看着Harry从噩梦中渐渐平复下来的睡颜后有想亲吻他的冲动。他喜欢和Harry呆在一起,喜欢带他去周边逛,甚至愿意花时间去了解自己以前并不感兴趣的蝴蝶——完全发自内心的,而Harry应该也是喜欢他的,他们的关系早就不止是病人和看护人。但是他们又没有未来,他们似乎只能这样。 “我也觉得他很可爱,还很有魅力,但如果你只是想发展肉体关系,他现在的情况不合适,你会伤害他。如果是喜欢,现在的Harry,并不是他自己。三十年可以改变很多东西,你会喜欢恢复记忆的他么?也许他现在也喜欢你,但是恢复记忆后呢?虽然没有采取积极治疗,但是生活中的任何事,都有可能成为恢复他记忆的触发点,我们不会一直让他住在总部的。希望你能理智一点,他还是一个病人,而你作为他的看护人,应该做出正确的引导。“

于是,他开始给自己安排一些短期任务。Harry对此表现出了明显的失落,但那是Tequila的工作。他体贴的隐藏着自己的小情绪,而这只会让Tequila更加愧疚。又一次短期任务归来,想见Harry的心情从来没有这么迫切,他在飞机上匆忙冲了个澡,一到总部就直奔Harry房间。也许是被Tequila离开的失落影响了情绪,Harry正在做噩梦,额头和鼻尖上都渗出了细汗。他轻轻的挣扎,却怎么都醒不过来的样子刺痛了Tequila。

<a href=“https://shimo.im/docs/fZlKXx0FJrIaHIh0” 中间肉渣</a>


第二天一早Tequila就来到Harry门前。他需要一个解释,然后表白,他们应该会在一起。Harry的外伤已经全部恢复,不久就会搬出总部病房,Statesman可以为他在附近的学校找一个教职工作,鳞翅目讲师,那是现在的Harry向往的生活,也是Tequila向往的。他可以看到Harry穿西装的样子,虽然第一次见时情况相当惨烈,但他一直都知道Harry穿西装很好看。

可惜,就像所有电影里那样,美好的构想永远来不及实现。Harry不记得昨天晚上发生的事,他从头到尾意识都不清醒。他们的第一个吻,第一次肌肤相亲。好吧,Tequila觉得这剧本实在是太操蛋了,但这不代表他们能回到原点,装作一切都没有发生过。他会告诉Harry自己最近都不会有什么任务,他们已经在为他准备新的身份,他的梦想就快要实现了,成为一名鳞翅目学家,在附近的学校任职。而Tequila,会保护他,并且希望能参与这一切。
 

然后,手表的警报响了,Statesman酒窖遭身份不明的人入侵。能破解生物加密的密码,显然不会是一般游客所为。”我很快就回来。“Tequila匆匆离开Harry的房间,关上门的一刹那,他感受到了编剧深深的恶意。



评论(9)

热度(1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