徊眸一喵

Come Let Me Love You(二)

(二)


闯进来的两个男人,一个光头,一个穿西装,混在一大波游客身后,破解了酒窖的密码。Tequila透过眼镜监控盯着在酒窖里四处查探的入侵者——同样考究的双排扣西装,和Harry一模一样的眼镜,还有那个看起来很多功能的手表。就是他们了,Tequila扫了一眼武器柜,不顾Ginger的警告取出长柄猎枪。

光头看起来是个老手,没想到这么不堪一击,内勤出任务?而那个年轻人,格斗技巧不错,可惜太轻敌。“你怎么会……” 用手表把那小子放倒的瞬间,Tequila得意的弯了嘴角。Harry的那块他可是很熟悉的,这个虽然是升级版,但是基本功能是一样的。虽然交流的方法粗暴了些,但非常有效率。Champ很快按照英国人透露的信息,从保险箱里找到了印有Statesman标志的雨伞,确认了入侵者的身份。原来一直在寻找的神秘组织,和他们是兄弟联盟。Harry Hart,代号Galahad,负责追查Valentine阴谋的特工,在V-day前被他的前老板出卖,成为Valentine测试电波效果的牺牲品。他的学生Gary Unwin, 现任Galahad,通过自己导师被枪击前传输回去的画面,一路追查到Valentine的老巢,及时阻止了暴乱。现在,这些熟悉Harry的英国人来了,有很大可能,他们能帮Harry找回记忆。



“很抱歉Harry,你的父母在你大学毕业一年后过世了。这也是你参军的原因。” 

“第一次任务是在查尔斯王子和戴安娜王妃婚礼当天,你还因此错过了婚礼。”

“你在乌干达执行任务时受过严重的伤,背部被钢筋刺穿,半年才恢复。伤疤一直都在,记得么?”

……Tequila透过双面玻璃监控他们试图恢复Harry记忆的测试情况,从普通的聊天,暗语,到后来这些不愉快的往事。这个男人,为很多人都付出过,然后伤痕累累,孑然一身,最后险些死在背叛者手里。他知道这些只是最基本的记忆刺激,也是Harry必须面对的。但他还是感到难过,为那些已经造成的伤害,和谁都无力改变的事实。

时钟终于指向下午五点整,Tequila把英国人赶去吃晚餐。叫Merlin的光头若有所思的看了他一眼,转身走了。

“Harry,你还好么?” Tequila走进房间,在Harry身边蹲下。

“我什么都想不起来了。” Harry抱着枕头,表情看上去快要碎掉了。他知道自己是五十几岁不是二十几岁,也设想过最糟糕的情况,他再也没有什么亲人了。但是当一切都突然得到确认,他还是被击垮了。

“我知道他们说的都是真的,可我还是想不起来。很难想象,我会作为一名特工去杀人。我从来没有上过搏击课,我连Ginger都打不过……”

其实很少有人能打过她…… “我知道很难,但这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。你做过很多好事,帮助过很多人,即使他们并不知情。” Tequila抬手抹去Harry眼底的湿润。 “你看,在没有失忆的时候,你一直都很勇敢的面对一切,现在,虽然需要一段时间去接受这些,但是你一定可以的。”

“我们又不会强迫你去和Ginger打架。” Tequila补充。然后他看见Harry眼睛里慢慢有了一丝暖意。 

“那只是比喻,我不会对女士动手。”

“当然……你想跟他们回英国么?”

“不,我没法做特工,也不会裁衣服……我想留在statesman……”

Tequila握紧了Harry的手。“那就留下。别担心,我会保护你。”深吸一口气,这可真不是告白的好时机。英国人简直像订好时间来捣乱的,完全打破了他的计划。他有点尴尬的把手松开,故作轻松的问:“晚餐你想吃什么,鸡肉?沙拉?不要青豆?我可以帮你端进来…… ”


然而记忆恢复毫无进展。Tequila几乎目睹了Harry被折磨的全过程,从心理到生理。

在他们把Harry绑在发疯的公牛身上,想刺激他反应的测试失败后,Tequila觉得自己已经到了临界点。他深吸一口气稍微平复一点,不至于说出什么失去理智的话: “你们已经试过各种方法,除了让他精神紧张身体受伤,什么结果都没有。以他的年龄,并不适合再做一名外勤特工,不如按照他的意愿,放他安安静静的生活?”

“安静的生活?让我们最好的特工去研究蝴蝶?”

“是鳞翅目学家,那是他一直以来的梦想!看在上帝的份上,他不年轻了!刚才差一点,他就要被公牛踩死!你们到底有什么毛病,要这样对待自己的同事!”

“因为我们是同事。“ 光头Merlin的气势一点都不比他差,眼神比他还凶。“Harry经历过比这严峻上百倍的危险,他献身于Kingsman的事业,他需要找回真正的自己。而你又是以什么身份,在这里指责我? ”

“我的职责就是保护他!” 

“好了,先生们——” 安排医护人员把昏过去的Harry送回医疗翼,Ginger转身安抚两位男士。“Merlin,也许身为特工的Harry会希望继续为Kingsman付出一切,但是我们都试过了,不是吗?你们现在有statesman的资源,为什么不试着和我们合作呢?Tequila是对的,即使Harry恢复记忆,他的身体状况也很难立刻恢复到之前的状态,不要再逼他了,给他一点空间。”

Ginger抓着牛仔的胳膊示意他冷静。Tequila撇开脸,看见Merlin手中被攥紧的金属手写板背面,一个潮湿的手印。


不太愉快的一天的末尾。Harry还没醒来,又在酒吧碰见了让他不太愉快的光头。

“我以为苏格兰人只喝苏格兰威士忌?” Tequila一手搭在椅背上,一手转着手里的酒杯,瞥了一眼Merlin点的酒。

“马蒂尼,Harry最喜欢的酒。呃,这是什么味道?” Merlin在他身边坐下,满面疑惑的喝了一口,露出嫌弃的表情。

“肯塔基马蒂尼。”牛仔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“压力太大?你知道这东西对你没好处。”Merlin皱着眉头看着Tequila夹在手里的烟卷。

“都是谁害的。如果你们需要调查Kingsman之前那个学员,我可以帮忙。可能没有Galahad经验老道,我是说Harry那个Galahad,但是比你们两个强多了。 ”

Merlin看着明显high起来口无遮拦的牛仔,不和他计较。“我会让Galahad和你们互通情报。最后一项测试,如果失败了,就让Harry自己选择。”

“什么测试?”

“水下逃生。我们会在Harry睡着时在他房间里注满水。打破双面镜就能出来,马桶的U型管会提供无限氧气。那是他作为Kingsman学员的第一场测试,如果他能想起来的话。 ”

“听起来真变态。” 牛仔乍舌,“你们组织有几个人活到你这个年纪的?”

“注意言辞。”Merlin警告的看了他一眼,“Harry可不会喜欢这样的话。”

牛仔撇撇嘴,并不在意,“这是最后一次,你保证?”

“是的,如果失败了,也许全新的生活也是不错的选择。你要保证他的安全。”

“当然。”


当然——事情不会这么简单。

就在Tequila带着年轻的Galahad跟Champ商量如何追踪叛逃的Charlie,以及他背后的黄金圈时,蓝色的纹路爬满了Tequila的脸颊。抽血,心电图,各种检查都显示Tequila毫无异常。除了很累很焦虑,身体也并没有不适。Tequila回忆了一下最近的生活状态,焦虑,经常喝酒,然后,他又开始抽大麻了。他们刚才还在怀疑那个叫黄金圈的毒品供应基地也许在计划什么,转眼就在自己脸上应验了。

自从英国人来到肯塔基之后,Tequila就一直很焦虑。他害怕他们会带走Harry,害怕Harry在各种测试中受伤,害怕Harry受刺激精神奔溃,更害怕Harry会最终恢复记忆。他知道自己的想法很自私。Harry应该知道自己全部的过去,他是特工Galahad,那才是他最终应该成为的样子。所以他站在一边,看着Harry为恢复记忆受各种折磨。但是他的Harry呢?那个他未来计划中喜欢蝴蝶的鳞翅目学家,他想要守护的人。他不想做特工,他希望安静的生活。三十年的记忆完全改变了他,Merlin口中的Galahad让他敬佩,也让他觉得陌生。如果Harry恢复记忆,他就会失去他的Harry。

理智的特工不责怪别人,大麻是他自己抽的,青年时期的坏习惯。在纠结了很久要不要见Harry之后,Tequila还是来到了他门前。新型病毒,背后隐藏着巨大阴谋,Ginger建议在病毒对身体造成不可挽回的伤害之前,立刻冷冻休眠,情况实在不乐观。虽然怕吓到Harry,怕他对自己失望,Tequila更怕就没有以后了,至少他得亲自解释自己的去了哪。


“我可能要离开一段时间,去治疗。”

Harry果然吓了一跳,还伸手戳了戳,确定不是什么画上去的恶作剧。

“Ginger会照顾你的。”

“所以,我见不到你了么?”

“对不起……我想,应该不会很久的。”Tequila再一次感到后悔,他甚至不能保证自己还能不能回来。

“这是当特工的代价么?”

“呃……我也希望能这么英勇。”Tequila尴尬的摸摸脑袋,看着Harry的眼睛坦诚道,“但我必须诚实一点。不是的,这是我自己的问题。压力有点大,我抽了大麻。然后就,中毒了……你会对我失望么 ? ”

“不会……我只想你快点好起来。”Harry的表情看起来担忧又委屈。“你知道我每天都在这间房子里,你可以找我倾诉,如果有什么很困难的事。就像我对你那样。你帮助我很多,我也想帮助你……也许帮不了,至少我还能安慰你……”

“谢谢你,Harry。”Tequila搂紧了怀里的人,恋恋不舍的揉了揉他的头发。“会没事的。”


他被放入冷冻睡眠仓。醒来之后,一切都变了。


黄金圈的事件解决了——这个他能猜到,statesman也没法在短短两周就开发出解药。Merlin受了重伤——他们就不该让内勤出任务。Whiskey死了——一言难尽的家伙……还有,Harry恢复记忆了。不止恢复记忆,还迅速恢复到外勤特工的状态,捣毁黄金圈,识破Whiskey的计谋,最后毫发无伤的归来。

Harry Hart,一个神奇的男人。

Tequila坐在会议桌边,眼睛一直盯着对面西装革履的Harry。Upper class,精致,优雅,游刃有余,很符合他想象中那个Agent Galahad。他拒绝了成为下一任Whiskey,他是super spy Harry Hart,他要回到属于他的Kingsman。他穿西装真好看啊,长腿细腰,一举一动吸引着所有人的目光。可惜会议结束后英国人就要回去开始Kingsman的重建工作,以后很少能见到了。

最终到了离别的时候。

“Take care。”他有很多话想对Harry说,但是面对眼前的Agent Galahad,又什么都说不出口。犹豫了半天,只憋出一句保重。

“Thank you, Agent Tequila。”Harry主动握了他的手,然后转身离开。


“我想留在statesman……” 

然后你想都没想就拒绝了成为Whiskey的提议。

“你知道我一直都在这间房子里。” 

这里现在已经没人了。


Tequila躺在Harry之前的床上。Harry会花很多时间在墙上涂涂画画,现在已经几乎画满了蝴蝶。Blue Morpho,Scarlet Mormon,不认识,不认识,Monarch butterfly……

——“Monarch butterfly。这个我认识,这只是雄性。” 那时他们已经很熟了。某天午餐后,Harry翻着Tequila刚给他带来的图册,牛仔歪在一边,咬着吸管。

“是雄性。你研究过?一般人很难分辨出性别。”

“没有,玩大家来找茬的时候遇到过,就那两点的区别,印象深刻。”又想到Harry应该没玩过,解释道:“是一个电脑游戏,两个几乎一样的东西,找出不同的地方。我觉得你会很擅长这个。”看着Harry一脸感兴趣的样子,Tequila干脆找来一个平板,下载好游戏递给他。“喏,就是这样。”

“原来是这个。” Harry果然上手很快,玩了一会后,他停下来: “其实这个挺无聊的……我没想到你会喜欢。 ”

“哈哈你的直觉是对的,我才不喜欢呢。当时是为了训练观察力。” 牛仔懒洋洋的向后靠去,把头枕在胳膊上。

“训练?”

“嗯,特工需要敏锐的洞察力,我这方面不太行,就强迫自己训练。但那是最开始的时候了。”

“你是一个很好的特工。”Harry的眼睛亮晶晶的,里面全是崇拜和期待。

Tequila忍不住伸手揉了揉他的头,“那当然了。”

“为什么会做特工?”

“为什么?嗯……其实并没有什么崇高的理想。我遇到了Champ,他是个好老板。特工的薪水不错还有酒喝…… ”



……

Tequila一只手垫在脑袋后面,另一只手遥遥对着那只蝴蝶举起了酒瓶。

“Good bye,butterfly guy。”

Come Let Me Love You

大纲流水文。
没文笔,能坚持写下来都是因为爱啊!
也离不开小伙伴的鼓励,感谢@缕污 太太指导!爱你!

(一)

Tequila和Ginger把Harry带回总部没多久,V-day的大暴乱就开始了。

Statesman总部有信号屏蔽,没有被波及,但是返回教堂附近调查的Tequila就没那么好运气了。一瞬间,教堂门前的警察和受害者亲友杀成一团,Tequila开枪打爆了2个警察的脑袋。几秒钟后,因为信号断开,人群有了短暂的清醒,Tequila趁这点时间把自己锁进了路边的警车里。

 地狱般的一天终于过去,Valentine的阴谋败露,他们救回来的神秘特工明显是大屠杀前的试验品。也许正是因为那个男人,他背后的组织才能提前得知Valentine的计划,并阻止了悲剧的彻底发生。虽然,他现在还在昏迷中,并且就算醒来,也应该什么都不记得了。

 各国的警察都没有为V-day的暴力事件立案,所有人都是受害者。疯狂2分钟里的所有的记录都被封存,但Tequila还是利用职务便利调出了那两个警察的档案。
 

 “Tequila,你知道这不是你的错。”Ginger抱着板子,一脸不赞同的看着半夜出现在总部的牛仔。

 “我明白,但我得知道他们是谁。”

一位是56岁的警长,他的功绩也许比不上拯救过世界的statesman,但在小镇上也备受尊敬,3个孩子的祖父,马上就要到退休的年纪。另一位是28岁的警员,刚开始这份工作没多久,父母最小的儿子,有未婚妻。

Tequila默默的来到医疗翼,透过玻璃看着躺在病床上的男人。教堂里有近百人,也许一半都死在这个男人手中,他当时也是身体完全不受控制,但又意识清醒的看着一切发生,并在之后记得每一个细节么?中枪的那一刻,他觉得解脱么?也许,醒来以后什么都不记得,对他来说是一件好事。
 

那个男人醒了,遗忘掉了三十多年的记忆,Tequila想,也许刚好是他的整个特工生涯。他记得自己叫Harry Hart,记得父母住址学校甚至授课老师的名字,但是什么都查不到。一位特工的背景资料被全部销毁,这并不意外。

Harry是隶属某组织的特工,Statesman众人对此没有什么异议,但关于恢复他记忆的训练,大家产生了分歧。一部分人,例如Whisky,认为应该采取积极治疗,毕竟只有Harry恢复记忆,他们才可能联系到那个实力强大又神秘的特工组织。对方的目的看起来和Statesman毫无冲突,如果可以合作,会是一大助力。另一部分人,例如Tequila,建议消极被动治疗。这个失去记忆的Harry,刚刚大学毕业,认为自己以后一定会成为鳞翅目学家,这和特工的生涯相差甚远。不管发生了什么导致他突然改变意愿,Statesman都一无所知,换句话说,他们很难找到刺激Harry恢复记忆的契机。一味的强迫治疗只会给他并不年轻的身体施加更多压力,这个男人已经经历了很多,不应该再被这样对待。

Champion最后拍板,Harry留在肯塔基总部,Ginger负责照看,不采用伤害手段刺激记忆恢复。
 

 世界还在继续,死去的人已经死去,活着的人安慰自己他们已经得到安息。
 

Tequila很快就和Harry混熟了,作为最常带他出去遛弯,和给他带回鳞翅目书籍和图册的人。其实这本来是Ginger的工作,但是内勤太忙了,而维护总部安全的外勤反而很闲。虽然Harry和大家相处的都不错,但最了解他的还是Tequila。有一点小傲娇,会吐槽,默默体贴,非常的心软和善良,会哭(比如从脚踏车上摔下来)。理智上,Tequila知道这个男人是强大的,几乎已经到达一个特工的极致,但平时的相处中又不由自主的想要照顾他,甚至很多时候,他会觉得这个并不年轻的男人很可爱。

 当Tequila不知道第几次因为噩梦失眠,来到和Harry相邻的观察室时,他自己也意识到Harry不知不觉中已经在他的生活中变得相当重要了。也许是因为那段相似的经历,每当这种时候,他都会不由自主的跑过来,哪怕Harry正在睡觉,也能让他有一种“我不是一个人”的安慰。要是Harry还没睡,他会被邀请进屋,然后他们会聊一些天南地北的东西,其实潜意识里他也知道自己暗暗期待这个。他甚至不记得上次这样和人聊天是什么时候了,也许是青春期之前。后来他发现,Harry也会做噩梦,那些阴影始终没有离开过他。他会安抚他,直到他平静下来。

也许没有人能拯救我们,但至少我可以安慰你。
 

第二次在Harry房间一觉睡到天亮后,Ginger找他聊天。其实,他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定义。Harry很重要,他对Harry也很重要,他喜欢他,他确定那不是纯洁的友情,友情不会让他在看着Harry从噩梦中渐渐平复下来的睡颜后有想亲吻他的冲动。他喜欢和Harry呆在一起,喜欢带他去周边逛,甚至愿意花时间去了解自己以前并不感兴趣的蝴蝶——完全发自内心的,而Harry应该也是喜欢他的,他们的关系早就不止是病人和看护人。但是他们又没有未来,他们似乎只能这样。 “我也觉得他很可爱,还很有魅力,但如果你只是想发展肉体关系,他现在的情况不合适,你会伤害他。如果是喜欢,现在的Harry,并不是他自己。三十年可以改变很多东西,你会喜欢恢复记忆的他么?也许他现在也喜欢你,但是恢复记忆后呢?虽然没有采取积极治疗,但是生活中的任何事,都有可能成为恢复他记忆的触发点,我们不会一直让他住在总部的。希望你能理智一点,他还是一个病人,而你作为他的看护人,应该做出正确的引导。“

于是,他开始给自己安排一些短期任务。Harry对此表现出了明显的失落,但那是Tequila的工作。他体贴的隐藏着自己的小情绪,而这只会让Tequila更加愧疚。又一次短期任务归来,想见Harry的心情从来没有这么迫切,他在飞机上匆忙冲了个澡,一到总部就直奔Harry房间。也许是被Tequila离开的失落影响了情绪,Harry正在做噩梦,额头和鼻尖上都渗出了细汗。他轻轻的挣扎,却怎么都醒不过来的样子刺痛了Tequila。

<a href=“https://shimo.im/docs/fZlKXx0FJrIaHIh0” 中间肉渣</a>


第二天一早Tequila就来到Harry门前。他需要一个解释,然后表白,他们应该会在一起。Harry的外伤已经全部恢复,不久就会搬出总部病房,Statesman可以为他在附近的学校找一个教职工作,鳞翅目讲师,那是现在的Harry向往的生活,也是Tequila向往的。他可以看到Harry穿西装的样子,虽然第一次见时情况相当惨烈,但他一直都知道Harry穿西装很好看。

可惜,就像所有电影里那样,美好的构想永远来不及实现。Harry不记得昨天晚上发生的事,他从头到尾意识都不清醒。他们的第一个吻,第一次肌肤相亲。好吧,Tequila觉得这剧本实在是太操蛋了,但这不代表他们能回到原点,装作一切都没有发生过。他会告诉Harry自己最近都不会有什么任务,他们已经在为他准备新的身份,他的梦想就快要实现了,成为一名鳞翅目学家,在附近的学校任职。而Tequila,会保护他,并且希望能参与这一切。
 

然后,手表的警报响了,Statesman酒窖遭身份不明的人入侵。能破解生物加密的密码,显然不会是一般游客所为。”我很快就回来。“Tequila匆匆离开Harry的房间,关上门的一刹那,他感受到了编剧深深的恶意。



艾格西做了一个梦

脑洞来自前段时间做的一个乱七八糟的梦。可能有点虐?



艾格西做了一个梦。




他调整着领带,再低头确认了一下胸前的领花,然后双手用力,推开了眼前沉重的镶金核桃木门。

婚礼已经开始,他错过了最精彩的部分,但至少赶上了第一支舞。



哈利,无论走到哪里都会成为全场焦点的哈利,正在舞池中和他的新婚丈夫翩翩起舞。

他脸上带着浅浅的微笑,摇曳的水晶吊灯映衬着他的脸庞,平时严肃的面容显得越发柔和。

他是那么的快乐,沉浸在只有他们的世界里,一个没有艾格西的世界。



后面的事他有点记不清了,他喝了太多酒。

洛克西,或者梅林,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,在他耳边说了些什么,但是他完全听不进去。

他感到迷茫,委屈,伤心,失去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。



他知道自己这样的举止在婚礼上并不合适,绝对不属于绅士的行为,但他已经无法顾及。

哈利结婚了。只有这个念头在他脑海里徘徊,一遍一遍提醒他,从今天起,哈利将会和那个人,那个艾格西甚至不认识的幸运男人一起,携手渡过下半生。



他听到周围的人开始私语,他想他一脸生无可恋的豪饮举动终究是引发了骚动,但他并不想掩饰,也许这本就是他的目的。

最终,一切安静下来,人们让出一条通道,他抬起被泪水模糊的双眼,哈利正站在他的面前。他穿着白色的燕尾服,美好的简直梦幻。



艾格西张开嘴, 他的声音被哽住了。他看向哈利的眼睛,无声的问他:为什么?

你说过我才是你见过最有潜力的年轻人,你说过很荣幸能和我一起拯救世界,你说过你确实在意我,并且这份感情永远不会消逝,那为什么?



哈利轻轻的踏出一步,伸手握住他的肩膀。

“艾格西。”

他的声音是那么低沉。

“你才是先结婚的那一个。”



这一刻,眼前的景象开始旋转,艾克西意识到,这一切都是梦。

他仍然在哭,他甚至能听见自己在梦中抽泣的声音,然后在意识回笼的那段时间,他躺在那,任由泪水肆无忌惮的淌下。比起刚才的绝望伤心,现在的他只有庆幸和后怕。

真好,这只是一个梦,还好,一切都不曾发生。



然后他渐渐平复下来,睁开眼睛,看见的是公主惺忪的睡颜。

“怎么了亲爱的?”

她伸手搂住他,把头往他肩膀上靠了靠。

“做噩梦了吗?”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第一次写文,不知道有没有表达清楚。


蛋蛋庆幸还好一切都只是梦,然后睁眼发现自己真的结婚了……


真的没有刻意去找,我还想着满大街的名字,简直mission impossible... 但是突然就看见了!好开心♡_♡

但是维护的很不好,和我想象中的差别有点大。。。可惜没有纸巾或手绢,我就小心翼翼的绕着边离开了。。。哈老师我还是爱你的(╯3╰)

Eggsy认识Harry一年,Harry认识Eggsy十八年。

因为电影里没有提到,我一直默认Harry只是知道Eggsy的存在,知道他的一些消息,就像一月一次甚至一年一次的例行事务,而他从来没有主动出现过。

但是,今天又刷了一遍第一部电影,突然发现:原来当Eggsy撞了警车,在警局和律师谈话,而且还没有想到要拨打那个神秘号码时,Harry的出租车已经等在外面了(图1是Harry让司机送他去裁缝店时的近景,图2,3是警局门口的出租车,车牌是一样的)。

突然觉得很暖心,又很伤感。十七年中,是不是有很多次,他知道男孩遇到了麻烦,他早早的就在离他近在咫尺的地方等待,等待那通电话,然后正式走进男孩的生命,说出那句"Hello, Eggsy"。然而电话没有响起,于是他尊重男孩的意愿,默默离开。

他一直都知道发生在Eggsy身上的所有事,他知道他的继父叫Dean Anthony Baker,那不是恐吓,他真的已经搜集了足够让Dean被关一辈子的证据。他是Eggsy的守护者,即使没有念出咒语,他也会守护在他身边。

婚礼结束后的两人!!!蛋蛋一脸幸福,哈老师温柔凝视。。。我要自燃了